美人细腰💄

专注写文二十年

【宇霖/霖宇】放肆(27补充)

杨孟霖是超过了约定时间一个小时后才到的,他不住的喘着粗气,额头上布着汗,显然是一路快跑过来的,他努力调整着呼吸,说话断断续续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有点事。。。耽误了。。。不好意思”

施柏宇坐在台阶上,仰头看着他,轻笑着摇了摇头,说了句“没事”,瞥见对方胳膊上缠着的一圈花白的绷带,他皱了皱眉,心下一沉,调侃道

“你这成天在土匪窝里混呢?怎么这伤还变着花样,几天一个,从不重样呢?”

杨孟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胳膊,轻笑一声,没有回话。他可不就在土匪窝里混着呢吗!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开口,沉默着,气氛有些尴尬。

杨孟霖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支烟,侧头背着风将其点燃,猛抽了几口,他已经很少在施柏宇面前抽过烟了,一是怕对方闻不惯这烟味,二是他想在对方心中留下点好的印象,免得被嫌弃。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必须靠这支烟来压住此刻内心的不安与焦躁,否则自己简直要奔溃,站在对方面前的每一份每一秒对他来说都备感煎熬,他就像一只站在悬崖边正被猎人追捕的麋鹿,进退两难,只能认命的等待命运对他的宣判。只要对方一开口,下一秒,他要么换来重生,要么就是彻底的毁灭。

他怕,他怕对方判他死刑,从此两不想干,再无瓜葛。

“我没想到你还会见我”杨孟霖吐出烟雾,脸上带着些许微笑,低头看着面前的人,终是耐不住煎熬,率先开了口。

“嗯?。。。。。。嗯。。。。。。”施柏宇答着,从烦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抬头对上对方的眼神,下意识的快速移开了视线,那眼神里的灼热,让他觉得有些难以承受。

他心下更加烦乱,脑子里一团浆糊,全然不知要如何开口,稀里糊涂的冒出了一句

“你喜欢男的是吗?”

他没有看到预想当中杨孟霖应表现出的尴尬和难堪,相反,对方看起来很平静,并且回答的坦然
“是呀”

。。。。。。

施柏宇有些词穷,看着对方的坦诚,反而不知该如何应对,他硬着头皮,问了下去
“你。。。喜欢我是吗?”

施柏宇转过头,重新对上了对方的视线,这次,他克制着自己,没有再回避,他看着杨孟霖低头抽了口烟,烟雾中,他点点了头,虽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那回望他的眼神依旧灼热。

“为什么?”施柏宇下意识的问出口,并没有经过大脑,几乎是脱口而出。

杨孟霖笑了起来,笑眼里夹杂着太多的东西,似是轻叹口气,他说的无奈“谁知道呢,估计是你太帅了吧。”

。。。。。。

施柏宇直愣愣的看着对方,仔细观察着对方的神色,那神色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施柏宇心头忽然涌上一股怒意,那怒意很强烈,让他此刻再也不能平静,他猛地站起身,扯着嗓子大声质问,双眼都布满了猩红

“你TM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我们要怎么办?有没有想过我们以后还怎么做朋友?你想过吗?啊?!!!!!!!!” 

杨孟霖看上去还是那么平静,他平静的看着面前暴躁的他,平静的听着对方的质问,同样平静的开口“你还想和我做朋友吗?”

施柏宇愣了一瞬,吼了一声“当然!!!!!!”

“那我们就还是朋友,也只会是朋友,只要你想,我杨孟霖愿意一直做你的朋友”杨孟霖望着他,看似平静的眼睛里有波光在流转,他微微笑着,那笑有些牵强,看在施柏宇眼里觉得简直比哭还难看。

施柏宇冷静了下来,他强迫自己冷静,他也必须冷静,他看着面前的人,看见对方眼里的波光,那波光里夹杂着包容,隐忍,克制,他的心突然也乱了节奏,他觉得很难过,没由来的难过,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伸手,揽过对方的双肩,一把抱住了他,将脸埋在对方的脖颈,语气里带着无限愧疚和无奈,他不住的说着,声音有点颤抖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BY:今日份完。

评论(2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