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细腰💄

专注写文二十年

【宇霖/霖宇】放肆(19)

“我走了”杨孟霖从沙发上起了身,整理了桌上两人吃剩的垃圾,打算离开。
施柏宇从从书本中抬起了头“你去哪?还是去网吧吗?”
杨孟霖含糊的应了声,提起垃圾袋就要走。
“你还是不想回家?”施柏宇追问。
杨孟霖理所当然的态度,点了点头“当然。”
“那你最近就住我这吧”施柏宇重新低头,将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书本上“反正你也是为我受伤的,就当做感谢吧”将函数题的最后一个步骤看完,笑着抬起了头。

杨孟霖看了看对方脸上一贯认真的表情,心下有些犹豫,自己最近确实该好好休息一下,但他仍有些顾虑“我住这不妨碍你吗?”

施柏宇有节奏的转着手里的笔,脸上神色带着些调侃,点了点头“当然”而后话锋一转“不会”,他嘿嘿笑了起来,“住吧,住吧,不妨碍,我这还缺个帮我洒扫庭除的人呢,我看你挺合适”

“靠”杨孟霖笑骂“你当我是你保姆呢,人保姆还有工资呢,老板,你打算给我开多少?”

“我管你住,偶尔管你顿吃,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不满意也别说出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两人一样的油腔滑调,伶牙俐齿,最后的结果,以杨孟霖同意暂住而收场。

施柏宇从柜子里找出一条新的被单,递了过去“将就一下吧”
杨孟霖故作委屈,慢悠悠的接了过来,耍着贫嘴“老板,你这待遇也太差了点吧”
施柏宇笑笑没有搭理,蒙头继续在柜子里翻找着,找出一条洗的泛了白的灰色运动裤,一件衣角有些破了洞的白色T恤“凑合着当个睡衣吧”
杨孟霖低头看了一眼,扯了扯嘴角,接了过来“行”

找完东西,安排好两人今晚睡得地方,施柏宇又蒙头苦读去了,杨孟霖无所事事,拿着手机扯了会闲天,去浴室洗了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看了眼坐书桌前,他犹豫了一瞬,提醒对方“都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施柏宇头也不回,保持着一直以来的姿势,抬手冲后方摆了摆“马上,还有一道题,你要是困了就先去睡吧”杨孟霖站在浴室门口,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哦”的一声回应人,人却没有动的意思,小声的说了句“我也再等会吧”

房东走时留下了一张可折叠的钢丝床,估计是备给家里来人的时候用的,这下可算是派上了用场,两人把钢丝床架在了客厅的窗户地下,一人睡卧房。一人睡这里,分配合理。。。

施柏宇还有两天就收假了。杨孟霖干脆也只请了两天假,打算养养伤。

“出去走走吗?最近老闷在家里,我感觉我都快发霉了”施柏宇将看完的课本收了起来,随口问着身后的人。
杨孟霖从手机中抬起了头“你今晚不学了?”

“都看完了,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
杨孟霖瞅了眼桌上合着的书,感叹于对方的效率“那一本你都看完了?”

“当然”施柏宇点了点头,表情有些骄傲。

“后面的你也看完了?课还没上到那呢,你能看的懂吗?”杨孟霖有些怀疑学霸的能力。

“有些是看不懂”施柏宇回答的坦然“但大部分还是可以理解的,不懂的地方我都作了标注,到时候老师讲的时候我再认真听呗,走吗?出去吗?”施柏宇问

“走”杨孟霖从沙发上起了身,答着。

杨孟霖带着施柏宇来到了离网吧不远处的公园,这是他们这个镇上唯一的一所公园,面积不大,但人还挺多。施柏宇朝四周望了望,记起了什么“这地方我来过”他指了指不远处的篮球架,冲身边的笑了笑“我刚来这的时候,还在那打过球”
杨孟霖朝施柏宇指的方向望过去,他面上带着笑,点了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施柏宇疑惑,“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在那打过球,我见过你”杨孟霖陈述
“是吗?”施柏宇愣子一瞬,用没受伤的胳膊揽过杨孟霖的肩,笑得爽朗“呦,看起来咱俩还挺有缘,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帅,所以才在人群中看见我的?”。

杨孟霖瞥了眼身边的人,满脸嫌弃的表情,眼里还带着笑,他不自觉的朝外挪了挪身体,远离了施柏宇紧贴上来的胸膛“是呀是呀,我说当时怎么有个丧尸在球场上乱跑呢,衰的不成样子,所以多看了两眼。”

“滚蛋,你就是嫉妒我的帅,你就嘴硬吧你”施柏宇一把推开胳膊底下的人,笑骂着。

杨孟霖被一把推开,他站在不远处,看着面前的人,对方瘦削俊朗的脸庞在路灯照射下仿佛染上了一层光晕,温暖的笑意看的人心都要化了,是呀,真的是帅呆了。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