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细腰💄

专注写文二十年

【宇霖/霖宇】放肆(18)

杨孟霖的生物钟难得的失了灵,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他昨晚一夜没有睡好,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出现了很多幻影,一闪一闪的让他看不真切,身上一会发热一会发寒,各处的伤口也在隐隐的疼着,浑身的不舒服感折磨了他一晚上,直到早上五六点钟他才昏昏沉沉的熟睡过去。
杨孟霖拖着酸软疲困的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头痛欲裂,他低着头坐在床上缓着神。良久,他觉得口渴,拿起身旁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掀开被子下了床。

刚推开房门,正好撞见一陌生男人从侧卧门里出来,男人见他也是一愣,抬腿快步走了。
杨孟霖见怪不怪,走到了小院中的水管旁,低头拧开水龙头,就着水流喝了两口,总算是缓过了点精神。
他走回屋里,拿了刷牙杯和塑料盆重新走了过来,刷了牙,又往盆里接了半盆水,用手捧着,小心避开额头上的纱布,胡乱往脸上抹了两把,拿起一旁放着的干毛巾擦了擦。
拖鞋踢踏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杨孟霖转头瞥了眼身后披头散发,穿着暴露的女人,手上的动作不停,拿着盆子往屋里走着。
“你眼睛瞎啦,看不见我吗?连个招呼也不打”女人尖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杨孟霖停了下脚步,沉声叫了一句“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女人双手交叠在胸前,看了眼杨孟霖额头上的上,话语更加刻薄“你看看你,一天天只知道惹事,早晚死在外面。”
杨孟霖没有再理会她,“嘭”的一声,用力摔上自己的房门,将一切喧嚣都关在门外,女人的咒骂还在继续“你趁早给老娘滚远点,别耽误老娘今晚做生意。。。”

杨孟霖仰头躺倒在了床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将周围一切声音都屏蔽。。。

女人的声音早已散去,院子里也听不到有任何响动,杨孟霖翻身下床,打开衣柜找了顶黑色的鸭舌帽扣到了头上,快步出了院门。

他举着手机,边走边给卢彦泽发着短信“你爸妈在家吗?”
卢彦泽的信息回复的很快“在,你是不是没地去?没事,今晚来我家住吧,我和我爸妈说一声,下课后给你电话”
“好”

杨孟霖站在卢彦泽的卧室门口,听着门外客厅里的动静,争吵声断断续续传入他的耳朵里,他叹口气,拉开门走了出去,争吵声停了下来,客厅里的三个人纷纷望向了他,杨孟霖扯了扯嘴角,开了口“叔叔阿姨,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他没有多做停留,转头就朝门口走去。
卢彦泽急急忙忙叫住了他“孟霖”
杨孟霖转头冲他笑笑,摇了摇头,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杨孟霖苦笑,突然又记起了施柏宇曾经说过的话“人们都喜欢优秀的人”,是呀,这话多有道理呀,可惜呀,这道理在他遇见他后,他才慢慢懂得。。。

他的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杨孟霖从愣神中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犹豫了几秒,接了起来,清朗的男声传入了他的耳朵“你要忙的的事情忙完了吗?”
“嗯”杨孟霖回着。
“那今晚赏脸一起吃饭吧,有空吗?我衣服已经两天没换了,都快臭了”
杨孟霖轻笑一声,脑海中想象着男生说这话时脸上嫌弃的表情,心里的酸涩感似乎散去不少“你其实就想我过去帮你换衣服吧,说什么一起吃饭,你TM当我傻呢”
“那你到底来不来?”对方似乎是怕自己拒绝,快速的又补充了一句“今晚都听你的,想吃什么,我请客”
“行吧”杨孟霖低头笑得无奈,应了下来。

施柏宇此刻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看了眼帽沿下那张略微苍白的脸庞,半掩着的额头上纱布里的血迹隐隐可见,脸上的淤青明显的告诉他,眼前这人昨天要忙的到底是什么事,直觉告诉他这事和自己脱不了干系,施柏宇开门见山,想要确认心中所想“你去找了那个“瘦猴”?”
杨孟霖点点头,没有隐瞒,回答的坦然“是”
“我CAO”施柏宇难得的失态,低骂一声,他此刻有些激动,嘴巴多次张张合合,不知道要怎样表达,“我有些感动”,他瞪着眼睛,说出了此刻内心的真实感受。
杨孟霖侧头看着他,微微笑着,对方的动作早已出卖了他内心所想,杨孟霖看得出来“我知道”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你不会要哭吧?”
施柏宇摇了摇头,直愣愣的看着对方,内心的感激无以言表,说的真诚“我想抱抱你”
。。。。。。杨孟霖表情有些古怪“我CAO,你太TM肉麻了”
“我说认真的”施柏宇并不在意,说的坦然“可惜我现在胳膊不方便,要不你抱抱我吧”
“靠!!”杨孟霖终于憋不住了,骂出声来“你有病呀!”
施柏宇没有理会对方的反应,依旧紧盯着对方,大有不抱不罢休的意思“抱不抱?”施柏宇固执的问着。
杨孟霖眼神与对方相对,感受到对方眼里的坦诚“你确定要抱?”试探的问着
施柏宇点了点头。
杨孟霖看着对方,犹豫了一瞬,伸手,将人拦进了怀里,低头嗅着对方领口的皂香,听着耳边人不断传来的话语“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杨孟霖轻叹口气,微微笑着,低声回应,似是安抚“不客气。”

评论(1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