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细腰💄

专注写文二十年

【宇霖/霖宇】放肆(13)

校运动会在同学们的“热切期盼”中拉开了序幕,施柏宇觉得用“热切期盼”这个词来形容大家的心情,真的是再合适不过,谁不期盼这样的日子呀,跟个小假期似的,不用上课,管理也相对松散。
但运动会嘛,该举办的项目还是要严肃认真的举办的,所以对于像施柏宇这样有参加项目的同学来说,这样的日子并不能轻松不少。
施柏宇做为班里的重点夺冠对象,早在运动开幕之前的一个星期,陈刚就每天准时准点的拉着他去操场做加强训练,训练的结果施柏宇还算满意,各项项目的成绩基本能与学校去年的冠军持平,拿个名次是不成问题的,但施柏宇是个喜欢追求完美的人,“要么选择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是他的人生格言,所以他为求最好,每天放学后总会留在操场多练习半个小时。
杨孟霖主动请缨,担任起了计时员,他看着一旁喘息不止的施柏宇,问出了心里的疑问“你干嘛这么拼呀,校运动会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
施柏宇伸手擦擦脸上的汗水,笑了笑“我可能习惯了吧,我以往做任何事情都会全力以赴,只要我决定了的我都会努力做到最好。”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在我看来,你已经很优秀了,没必要每件事情都那么较真。”杨孟霖依旧不太理解对方的想法。
施柏宇转头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无关紧要的模样“可能是因为我想讨别人喜欢吧,所以从小我就告诉自己要很努力,慢慢的也就形成习惯了。人们都喜欢优秀的人,不是吗?”
是呀,人们往往都喜欢优秀的人。
杨孟霖没有再问为什么对方那么想得到别人对他的喜欢,他不问并不代表他不想知道,他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总该是对方自愿说出来才好。他扯了扯嘴角,将手里的书包递了过去“走吧,今天任务完成了”

施柏宇参加的短跑类项目基本在运动会的前两天早上举行,他刚参加完开幕仪式就进入备战状态,第一天举行的项目有100米,200米小组赛和半决赛,施柏宇不负众望,轻松获得了决赛资格。
第二天是400米和800米小组赛和半决赛,施柏宇依旧毫无悬念,进入决赛。
果然上天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的人!!!!

100,200米决赛的前一天。杨孟霖一伙人被高年级的几个人约了架,运动会期间都是这样,由于老师和同学大部分把时间和精力都集中在比赛上,对纪律的管理相对就会松散下来,这时候就成了校园里各个团体解决私怨的最好时期。杨孟霖校里校外混的名气挺大,得罪的人自然也不会少,没有什么问题是打架解决不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规矩如此,无人不从。

杨孟霖同卢彦泽和许少瑜等一伙人站在教学楼后的一片不大的空地上,杨孟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皱起了眉头,表情带着焦急和不耐。
许少瑜早发现了身旁人今天的异常,有些担心“怎么了?你还有别的事呀?”
杨孟霖“嗯”了声,回答的顺口“我还要去看决赛呢!MD他们那伙人怎么还不来?”
卢彦泽站在一旁,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许少瑜心下松了口气,有些惊讶的问着“什么比赛?”
“短跑决赛呀,还能有什么比赛”
“CAO”许少瑜笑骂一声“你什么时候热爱起运动来了?”
没有等到杨孟霖说话,“今天你们班新开的那个大个子参加决赛?”站在一旁沉默的卢彦泽率先开了口,看不出来情绪。

杨孟霖先是愣了一瞬,点点头,回答的坦然“是呀”

“你看比赛是为了他?”一旁的许少瑜终于是反应了过来,有些不可思议。
杨孟霖微微变了脸色,极力的辩解着“什么叫为了他,我是为了我们班好吗?你TM懂不懂什么叫集体荣誉感”

“你还有集体荣誉感?”许少瑜显然是不信对方的屁话,“这么说来,我最近发现你和那个大个子走的还挺近的,哥们几个约你一起喝酒你都没空,你倒是有时间陪他”这话说的有点凉。

“你TM胡说什么呀?我最近忙着挣钱,哪有空陪这陪那”杨孟霖惊觉最近和施柏宇确实走的太近了,他嘴上虽极力辩驳着,心却沉了下来,心下更加烦躁。
许少瑜还未说出口的话被卢彦泽打断了,他冷着脸,示意的大家“别说了,他们人来了”

杨孟霖紧赶慢赶的还是来晚了,100米跑道上的人群早已散去,四处看看了,找到了自己班级的所在地,他下意识在人群中寻找着,没有发现施柏宇的身影。他被自己下意识的动作给惊到了,杨孟霖说不上来,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又是何时而来,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有过如此多的关注,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杨孟霖没有到班级的集合点和大家汇合,也没有去询问施柏宇的比赛结果,甩了甩头,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嗯?你怎么过来了?”卢彦泽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欣喜和疑惑交加“比赛看完了?”让出了旁边的位置。
杨孟霖在空位上坐了下来,嗯了一声没有再开口。
卢彦泽看着前方操场上涌动的人群,保持着沉默。
“你这次报的什么项目?到时候哥们去给你加油”杨孟霖率先开起了话题。
卢彦泽轻笑一声,回着“我?我什么也没报”
“你不是吧?”杨孟霖有些惊讶“你TM运动天赋这么好,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报?”
“我是呀”冲他笑笑,点点头“太累人了,不想报”
“靠,你也太懒了”杨孟霖忍不住吐槽。
“彼此彼此”
“谁和你彼此呢,这次我报了项目的”杨孟霖憋着笑,说的得意。
卢彦泽嗤笑一声,显然不信“你哄谁呢?我还不了解你?”
“我说真的”杨孟霖冲对方点点头,回答的认真。

卢彦泽坐直了身体,直愣愣的看着他,依旧不敢相信“真的?”
“靠,老子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杨孟霖气急败坏
“经常!!”
“滚!”杨孟霖推了把一旁的卢彦泽,笑得无奈。

“你说真的?”卢彦泽认真了下来,再次求证“什么项目?”
“2000米!”
!!!!!!“你真的是杨孟霖吗?说,你到底是谁?你把杨孟霖弄到哪去了?你是何方怪物?”卢彦泽满脸的夸张,伸手轻掐住杨孟霖的脖子,不住的摇动着对方的身体。
“滚蛋”杨孟霖笑骂一声,拍开了脖子上的的双手,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卢彦泽,笑得起劲。
“你最近受什么刺激了?怎么想起参加运动会了?”卢彦泽再次恢复了正常。
杨孟霖记起了当时看到某人填的名单时自己耐不住的一时冲动,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又缓缓升起,也只是一瞬,他强迫自己转开了思绪,望着前方,笑得无奈,轻声答着“可能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吧。”

鬼迷心窍,这真是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一切又从何说起呢?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