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细腰💄

专注写文二十年

【宇霖/霖宇】放肆(6)

李龙一行人进来的时候,施柏宇正附在电脑桌上写着卷子,他被人用力拽着后衣领,一把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施柏宇猝不及防,差点仰倒过去,他伸手极力抓准了电脑桌的桌角,难得的来了脾气,觉得莫名其妙“我CAO,你们干嘛?”
网吧此时里已经坐了不少人,纷纷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两个的围了过来,杨孟霖朝聚集的人群望了一眼,皱着眉头喝了一声
“有事出去说去,别在这里给我惹事!”
抓着施柏宇的手放开了,耳边有声音回荡着,威胁的意味十足“跟我们出来,有事和你说”
施柏宇冷了脸色,费劲想了半天,仍旧想不到最近到底是惹了什么事,他看了看身前威胁他的人,又看了看周围,意识到今天这从天而降的一劫是躲不过了,他认命的点了点头,跟着一行人朝外走着,随机应变,听天由命吧。。。
经过杨孟霖身边的时候。他侧头看了他一眼,眼里带着莫名和不解,没有说话。

等施柏宇他们一行人走出去的时候,网吧里的围观群众也都散了,杨孟霖望了眼施柏宇原本坐着的位置,走了过去,收拾了下还放在桌上的卷子和圆珠笔,一齐塞进了一旁的书包里。他拿出手机,犹豫了再三,终是拨通了电话
“喂,兄弟。今晚我有点急事要去处理一下,你能不能过来给我带个班?改天我给你补回来”话语有些焦急。
听到对方肯定的答复,杨孟霖道了声些,叮嘱对方尽快,挂断了。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包,走到了前台,将书包塞进柜子里,翘着腿,坐在单人沙发上,抽着烟。。。他不住的拿起手机按亮屏幕看着上面的时间,三分钟,五分钟。。。心下烦躁,将还没有抽尽的烟头用手欠捏,站了起来。
他知道李龙他们一伙人的性子,顶个个的手黑,不往死里打不罢休,他觉得单靠施柏宇一个人的力量,完全是应付不了的,他有些着急。
替班的人终于来了,杨孟霖来不及道谢,匆忙跑了出去,直奔后巷,速度极快,快到巷口的时候他放慢了脚步,巷子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他停下脚步,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
沉静,意外的沉静,杨孟霖耐着性子,支着耳朵又听了几秒,确认里面是真的没有任何动静,他怀疑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莫不是去了别的地方?
正当他迟疑之际,昏暗的巷子里穿来了窸窣的脚步声,杨孟霖绷紧了身体,提高了警惕,冲里面喊了一声“谁?”
脚步声停了一瞬,传来略微熟悉的男声,话语里透着试探“杨孟霖?”嗓音听起来还算正常。
杨孟霖松了口气,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了手电功能。
刺眼的的灯光照了过来,施柏宇下意识的抬手遮住了眼睛。
杨孟霖走了过去,他拿着灯光上下照着他的全身,不住的打量着,最后他将目光停在了对方微微渗血的嘴角,开口“还撑得住吗?”
施柏宇本想冲他笑笑,可不小心扯到了嘴角伤口,他发出一声痛呼,脸色变得有些惨白“还好,还好”他勉强清楚的说着。
杨孟霖惊讶于对方的承受能力,左右看了看。有些不敢置信“你从他们手底下跑出来的?”
施柏宇点了点头,满脸的理所当然“不然呢?”
“他们呢?”杨孟霖追问。
施柏宇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发挥了点聪明才智从那帮人手里逃跑,哪还有闲心管他们的去向。
杨孟霖看了眼面前灰头土脸,有些狼狈的人,伸手扶了一把“要不要去诊所检查一下?”
施柏宇侧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隔音效果好点的旅馆吗?我觉得我快要撑不住了,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再不睡觉,我大脑都不能正常运转了。”他一口气说完,连个大气也不喘。
杨孟霖听着对方的话,轻笑一声,都这时候了还想着隔音效果呢,看样子是没什么大碍,他面带笑意盯着对方看了一会,领着他走出了巷子。

杨孟霖领着施柏宇东拐西拐的穿过了几条巷子,来到了一家旅馆门口,这家旅馆隔音效果好不好他不知道。可这算是他们这片条件较好的一家旅馆了,卫生,设施方面都还不错,
杨孟霖去了前台开房。
“身份证呢?”柜台小姐的眼神在他俩之间打转,开口问着
杨孟霖嬉皮笑脸。嘴里的话有些不太正经“姐姐,我们都还是学生,晚上出来玩晚了,不想回家,你给行个方便呗”
柜台小姐见怪不怪,努了努嘴,把登记本收了起来,嘴上还不忘教育着“小小年纪,整天不好好学习。现在的年轻人呀。。。”
杨孟霖转头看了眼施柏宇,挑了挑眉,两人相视而笑。

杨孟霖陪着施柏宇来到了房门口,站住脚步打算离开,有些不放心“来着的路你记着呢吗?明天早上用不用我来找你?”
施柏宇是谁?学霸!学霸的基本技能之一是什么?记性好!所以,施柏宇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语气有些骄傲“当然,我只要走过一遍的路,大概都能记个七八分,所以我从来没有迷过路”
好吧,杨孟霖差点忘记了面前人的设定,为自己的瞎担心懊悔不已“行,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施柏宇叫住了就要转身离开的杨孟霖,有些感激“今天谢谢你了啊,那什么。我的书包落在网吧了,你能先帮我收拾一下吗?我手机还在里面呢”他有些不好意思,觉得给对方带来了太多的麻烦。

“行”杨孟霖答应的爽快,他挥了挥手,抬脚离开了“明天给你带到学校”
“谢谢啦”施柏宇笑着,冲那人看似潇洒的背影喊着。

杨孟霖从旅馆出来,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这都快凌晨一点了,这一夜折腾的也真够累人的。他放弃了回家的念头,掉头又去了网吧,在网吧单人沙发上将就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杨孟霖准时准点的醒来,梳洗完毕,从柜子里拿出施柏宇书包,犹豫了一瞬,又在柜子里胡乱翻找了一通,找出一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膏,塞进了施柏宇的包里,这才出了门。

谢谢大家的支持。别光看,多多评论提意见哦!!!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