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细腰💄

专注写文二十年

【宇霖/霖宇】我们之间(29)

施柏宇进剧组的前一天,杨孟霖一大早就出了门,施柏他并不知道对方去了何处,也没有追问。这次他要在剧组住大概2个月左右的时间,期间,他还要参加真人秀节目的录制,施柏宇近几个月的行程几乎被排的满满当当,他放下手中的行程表,心情有些莫名的忐忑和兴奋,今后恐怕如最近这般闲适的日子会越来越少,他忽的有些感慨,站在客厅中央,环顾着四周,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多么熟悉,但此刻他心里却有些许的不舍,他说不上来,他本不应该产生这样的心绪,施柏宇低头无奈的一笑,他忽的想起那天他和杨孟霖的对话,那是那天两人从球场回到了家中,当时他们还都没有从先前杨孟霖“关心则乱”的尴尬氛围中解脱出来,施柏宇愣愣的看着正在吧台喝水的杨孟霖,心绪凌乱,他张了张嘴,哑着嗓音,有些话脱口而出“杨孟霖,你后悔过吗?”
杨孟霖此刻正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对方的神情,只能看到对方停止动作明显愣住的背影。心乱如麻,紧张的情绪不由自主的袭来,让他不自觉的绷紧了身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等待着他的答案,有些不安,有些迫不及待,不知是过了多久,他那根紧绷的神经终是断了,他听到了对方的回答,也得到了自己一直想知道的答案“不后悔”,“不后悔”他在心底重复着对方的话,忽的就笑出了声,一时两人都没有说话,施柏宇站起了身,朝浴室走去,他收起了笑容,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
“我从不后悔我做过的事,可是如果让我重新再选择一次,我不会选择离开你,我会拖着你,一直,哪怕会很累,我会一直拖着你。”
施柏宇听着身后传来的话,他脚步不停,嘴下却给出了回应“杨孟霖,可是没有如果,所以我们都不要后悔,往前走吧!”因为他快步走进了浴室,开大了水龙头,没有听到后来杨孟霖的话,他让一切淹没在了隆隆的水声中。。。

施柏宇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捏了捏眉心,去卧室整理行李,他的东西不多,简单的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物,一头栽倒在了大床上,他没有拉窗帘,此刻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施柏宇愣愣的看着窗外出神。

杨孟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满满当当的里面都是东西,他打开门,屋子里光线有些暗,并没有发现施柏宇的身影。杨孟霖按亮了客厅里的灯,走了进去,他将东西放在了茶几上,脱了外套,眼神不住的寻找着施柏宇的踪迹,寻找无果之后,杨孟霖心里一紧,乱了分寸,他急匆匆的推开卧室的门,看到了床上模糊的身影,他先是一愣,而后总算是松了口气,他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悉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透过昏暗的光线贪婪的打量着对方俊俏的面庞,杨孟霖轻扬起嘴角,俯身在对方额头上轻轻一吻,轻柔的拉过一旁的被子给施柏宇盖好,而后又深深地望了对方一眼,走出了卧室。
施柏宇是被饿醒的,他眯着眼睛摸黑走出了卧室,客厅里明亮的光线刺入眼中,施柏宇有些清醒过来,见杨孟霖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他过来,冲他微微一笑“醒了?饿吗?”
施柏宇愣愣的点了点头“有点”
杨孟霖起了身,朝厨房走了过去“牛排怎么样?”边走边问着他
“哦,好”施柏宇回着。
杨孟霖忙碌了起来,施柏宇坐到了沙发上,他看到了茶几上被装的满满的袋子,施柏宇撇了一眼,并没有多想。
“我给你买了些东西”杨孟霖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施柏宇转头看了他一眼“就在你面前的袋子里,明天去剧组的时候带着吧”
施柏宇将目光转到前面的袋子上,伸手解开袋口,好奇的一样样看了起来,有驱除蚊虫的药水,眼罩,耳塞,还有一些日用品和零食,在最底层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施柏宇取了出来,看了眼说明,居然是个按摩器。
“这些都是必备的东西,剧组条件不比家里”杨孟霖走了过来“还需要什么到时候给我打电话”站到了施柏宇面前,看见施柏宇手里的东西,杨孟霖微笑着解释“你这次打戏比较多,多按摩一下会舒服一些”
施柏宇认真的听着,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他没有想到杨孟霖居然会如此细心的帮他准备这些,他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愣愣的看着他许久,终是道了声谢。
杨孟霖眼波流转,不在意的笑笑,转身又走进了厨房。
施柏宇陷入了混乱当中,一时无法脱身。。。



久等了,抱歉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