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细腰💄

专注写文二十年

【宇霖/霖宇】我们之间(14)

杨孟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三四点钟,他站在门口,按密码的手稍稍停顿几秒,推门走了进去,安静,意料之中的沉寂,施柏宇果然已经走了,杨孟霖自嘲一笑,满身的寒气仿佛又加重了些,没有开灯,就着昏暗的夜色躺倒在了沙发上,他从兜里掏出香烟,点燃,不紧不慢的抽着,烟火忽明忽暗,映称着他的脸色,在昏暗里看不真切,空气里仿佛还残留着没有散去的酒精味,那是施柏宇带来的,杨孟霖盯着天花板想。。。
卧房的门被打开,灯光透着门缝射了出来,杨孟霖吓了一跳,腾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卧房的方向,施柏宇靠着房门,双手叠在胸前,望着他,衣服是换过的,那是他的衬衫,头发松松软软的散着,背着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你没有走?”杨孟霖喉咙滚动,沉声开口。
“嗯,打不到车。”
沉默,又是这该死的沉默。。。
杨孟霖重新坐到了沙发上,皱着眉头抖落了洒在身上的烟灰“睡吧,时间不早了”声音有些沙哑,是烟抽的太多了。。“你就睡那个房间吧,我睡客房。”
施柏宇并没有开口,杨孟霖感受着那边的动静,散在客厅里的灯光消失了,房门轻响,是施柏宇关上了门。
杨孟霖松口气,后靠到了沙发背上,他懒得再动,折腾了一夜,他也累了,调整好姿势,闭上了眼。

天亮起来的时候,杨孟霖是被脚步声吵醒的,他伸手捏捏了眉心,活动着泛酸的脖颈,当看见眼前人时,他还是愣了一瞬。
“我要回去了”施柏宇陈述,他已经换回了昨天的衣服,那衣服已经干了。。
杨孟霖点点头,起身走向卧室“我送你,等我几分钟”
施柏宇沉默,表示同意。
他站在客厅里,四下观望,房子的空间很大,装修并不奢华,以简单的黑白色调为主,房间里的光线充足,巨大的落地窗可以清晰的看清院子里景色,不大不小的露天游泳池以及干净清新的人工草地。这和以前两个人住的公寓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施柏宇低头轻笑,这房子正是杨孟霖从前经常描绘的样子:大大的房子,露天泳池,草地。只不过那时候的杨孟霖会搂着他的肩膀,拍着胸脯和他保证:施柏宇,以后我们的家就是这个样子,属于你和我的家,我保证。那时候他还会笑他:以他们当时挣钱的数目,想要买这样的房子,那得要多少年呀,说不定到老了他们都住不上。。。可谁又能预料到以后呢。。。
杨孟霖,你终于得到了你曾经所描绘的一切,所以你现在满意了吗?你一定是开心的,只是少了个我而已,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没有人会放在心上,不是吗?

“可以走了”杨孟霖收拾妥当从卧室走了出来,施柏宇转头看向了他,整理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剪裁得体西装,意气风发的样子与四年前那温和却又倔强的身影渐渐重合,可怎样也重合不完整。。。原来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模样。。。
施柏宇收回思绪,压下心底的酸涩感,跟着杨孟霖的脚步出了门。。。

车径直开到了施柏宇的公寓楼下,他没有问杨孟霖怎么会知道他的住处,也没有急着下车回家,他知道对方还有话说,所以他径直坐在那里,并没有动。
“昨晚。。我。”
“不用向我道歉,是我违约在先,我不怪你”语气生冷没有半点愧疚的意思。。
他们总是能事先猜到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唯独这点仿佛一直都没有变过。
杨孟霖看了他一眼“没有下次,你记住了”冷笑一声,不甘示弱。
施柏宇点头并不回答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杨孟霖猛地起身,俯身将手撑到副驾驶的椅背上,把施柏宇的头固定在中间,低头轻啄对方的唇,施柏宇没有躲开,也并不回应,唇齿相依,杨孟霖呼吸不稳“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整理东西,调整心情,就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搬到我家来”语气却不容辩驳“新剧就要开机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犯同样幼稚的错误”话语落完,杨孟霖放过了他,重新坐到了驾驶位。
施柏宇冷着脸承受着,皱着眉听完,嗤笑一声,并不辩驳,解开安全带,匆匆下了车。

评论(5)

热度(76)